免播放器男女大片视频_免费aa大片_一级A电影_黄色大片在线视频免播放,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haoym1@outlook.com

魔的女助手

晓敏说:「承认吧,盛杰。其实你很高兴今天晚上我们找你一起来。

盛杰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是是是,妳說得对。我很高兴妳和博仁努力说服我一起来。」

「我知道你和锦德可能会觉得有点无聊。」一旁的黛玲说,她老公凯圣也点点头。黛玲又补了一句:「两对夫妻加上两个男人,你和锦德彼此又没兴趣...」锦德是个男同志,刚和爱人分手,分得还不大愉快。盛杰对男人没有兴趣,事实上不管是男是女,对他来说好像都没有什么吸引力。这也是虽然他有着高大英挺的外表,加上一身黝黑的强壮肌肉,但到现在还是一个人的主因。

锦德说:「不要紧,这间餐厅的东西还满好吃的。尤其是酒-我最爱葡萄酒了。」盛杰嘴角动了动,不过话没说出口。

博仁说:「是啊,这的酒很有名。吃饱喝足,再来就是好戏上场了。」

盛杰终于开口:「我来就是为了等一下要上场的那个魔术表演。哼,听起来不赖嘛。」

锦德推了他一下。「少来!你不过是想揭穿魔术师的把戏吧。我们会把你拱上台让你达到目的的,嘿嘿。」

盛杰皱了皱眉头,对同桌的朋友摆了摆手:「别叫我上台!拜托,要我拆穿那个什么鬼魔术我是很乐意,不过我可不想上台配合。」

凯圣大笑:「哈哈,你等着瞧吧!」

舞台上传出音乐声,司仪开始讲话了:「让我们欢迎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梅林魔术师!!」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长袍,从舞台右侧走出来,向鼓掌的观众们鞠了个躬。「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梅林。接下来一小时我将为各位表演我的专长-魔术。梅林这个名字可是我的真名,我可不是为了当魔术师才取个艺名的,我真的姓梅名林。不相信?我的身分证上就是这样写着的。」他从袍子掏出了一张像身分证的证件,高高举起亮给观众看。「有没有那位观众想检查一下?来吧,请举个手。」等了一阵子,没有人举手,于是梅林把那张证件向上一扔。「砰!」地一声,只见那张证件在他的头顶上炸了开来,冒出一阵火花和烟雾,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观众席上传来一阵惊讶声,夹杂着笑声和鼓掌声。

「有几位观众有点面熟,好像不是第一次来吧?抱歉今天晚上让大家等了一阵子。没办法,我的助手前几天说她要嫁人了,然后就无情地弃我而去,呜呜呜...」梅林假装擦了擦眼泪。「所以,今天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准备道具...我想我应该找个新助手才对。」梅林笑了笑。「我们来点挑战吧!我给今天在场的观众一个机会,你们可以帮我挑个助手。」梅林在袍子上东摸西摸几下,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几根金属管子和一叠厚厚的纸板。他把那几根金属管子拼拼凑凑,弄出一个小黑板架,然后把纸板放在架子上。他又从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只签字笔。

「很好!准备完成。现在开始,我要请各位先生小姐帮我提出一些挑选助手的建议。大家可以提出你们想要的助手有什么条件,例如外表,像是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身高、长相啦、或是衣服啦、个性啦,都好。请大家随便想到什么就提出来。不过请各位注意一下,我要找的可是个真人,一个真正的女助手,而且是一个可以帮上我的忙的好助手,不是什么幻想中的性感女神之类的。所以,拜托不要提出一些太夸张的条件,例如比西瓜还大的大胸部啦,或是裸女啦、或是恐龙妹啦,那我可没法子和她一起工作。」他做了个敬谢不敏的表情,让不少观众笑了。「喔对了,拜托也不要说要长得像某个女明星或模特儿。现在每个明星的长像搞不好都有注册商标权,我可不想被告上法院!」观众笑得更开心了。

梅林停顿了几秒钟,等观众的笑声停止。「好吧,我们开始吧!有任何建议就请举手。」几个观众举起了手,包括晓敏。「后面中间第四桌的那位女士...」一位白头发的年长女士站起身。「对,就是这位女士没错,妳想要什么条件?请说。」

那位女士开口了:「一个金发美女。不是染色的,是天生的金发。」梅林重复了一遍:「金发美女吗?」那位女士点点头,坐下。梅林把「金发」写在纸板上。

「前面左手边这位先生...那是第六桌是吗?对,就是你。」一个黝黑的男人站了起来。梅林对他笑了笑。「你的建议是?」

「我想娇小玲珑的身材很适合当你的助手。」

「娇小玲珑?好建议。」梅林重复一遍,写在纸板上。就这样一个接一个观众起来发表自己的建议,大概花了五分钟左右,纸板上就写满了条件:

大约二十岁左右

娇小玲珑

身材曼妙

金发、长度及腰,盘成一个发髻

大眼睛

绿色瞳孔

外型可爱

聪明、俏皮

短裙、天蓝色无肩带小礼服、银色高跟长靴

戴一串珍珠项链

及肘长手套

梅林念了一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现在条件有了,我想想还欠些什么...啊对!我需要找原料才能做一个出来。」这句话又惹得观众一阵大笑。「我需要一个自愿者!自愿当这个女助手的人。大概要当差不多两个小时...呃,如果找个男性来当原料那难度更高。」又是一阵笑声。梅林微笑着,又等了几秒钟。「有兴趣的请起立!来吧,难道这么一大群男人中没有半个想试试看当个美女是什么滋味吗?」

黛玲推了推盛杰的背:「盛杰,快举手!」

盛杰摇了摇头。「我可没兴趣当女人。」

锦德笑着说:「喂,少来了,难不成你真的相信这老家伙会把你变成真的女人啊!他不过是把你藏起来,然后找个女孩子打扮好来唬人罢了。你只要不合作,就可以戳破他的把戏。那个女孩子不可能认识我们这些人的。」

盛杰还是不大愿意:「靠,我才不想干这种事。」扯了几句之后,拗不过大家的怂恿,他只好举起手,站了起来,不安地四处看了看,然后才面向舞台。已经有几个自愿者站着,其中四五个是男人,盛杰是个子最高的一个。他们这桌靠近舞台最旁边。

梅林看了看台下站着的观众,瞄到盛杰一眼。「前面这位高个子的先生,在我右手边那位...」盛杰抬起头,正好看到梅林对他笑着点头。「就是你,你可以上台来吗?对,从你的左手边楼梯上来。」

「大帅哥盛杰,上吧!」锦德大叫了一声,其他几桌也传来「上吧!」的加油声和口哨声。盛杰又回头看了看他的朋友们,有点不好意思地摇头苦笑,然后慢慢走上台去,走上楼梯时还差点绊了一交。他慢慢走向梅林,只见梅林手上拿着一支无线麦克风,把麦克风朝向盛杰。

「先生的名字叫盛杰是吧?」盛杰点点头。「我想你一定不相信我可以把你变成一个美女,而且还是个娇小玲珑的金发美女,对吗?喔,你真高,不只180公分吧?」

「我185。」盛杰回答。「你说得没错,我一点也不相信。」

「那你现在一定在猜,后台现在正有一个美女在忙着换装,而我正在闲扯淡帮她拖延时间,等她准备好了,我就会让你和她交换,让她假装她就是你。」

「没错,再加点特效就更像。」盛杰说。

「那么你不介意帮这个美女取个名字吧?」

盛杰想了想。「好吧,叫嘉莉如何?」

「好名字!很适合我的助手。好,我希望盛杰先生同桌的任何一位朋友帮我把他的椅子搬上台来。我还需要几位观众上台来证明我没有做假。」

博仁把盛杰的椅子搬上台。梅林要博仁挑个适当的位置,博仁把椅子放在舞台正中央。然后梅林叫盛杰坐在椅子上。一位女性观众上了台,在椅子周围东看西看,还躺下来把头伸到椅子下检查。然后梅林要这位女性观众维持躺着头部在椅子正下方的姿势,并且要博仁和其他七位男女观众在盛杰四周围成一个圈圈,每个人中间留点空隙,好让后面的观众看得到发生什么事。

「一切准备好了,让我们开始吧!」梅林站在圈内,从袍子内拉出了一块黑布,大概有一个大圆桌那么大。他用这块布把盛杰和椅子整个盖住,布的大小刚好把盛杰的鞋子完全遮住。然后又把麦克风朝向盛杰的头部。「舒服吗?」梅林问。

「够舒服了。」盛杰回答,声音被布遮住,有点模糊,但还是听得出来是盛杰的声音。

「你确定你要继续吗?」

「我确定。你拖得够久了吧?我想后面那个女孩子应该准备好了吧?」听得出盛杰有点不耐烦。

「好。别乱动,要开始了!」梅林手一挥,麦克风就消失了。他闭上眼睛,把头低下来,喃喃自语了几句话,全身绷紧。黑布底下的人型突然像是缩小了一样。连布看起来好像也缩小了,因为布的边缘并没有垂到地上。观众席传来一阵惊叹声,舞台上的几位女性观众也有人叫出了声。然后是一阵小声的窃窃私语。

黑布底下的人型大概变矮了30公分左右,这时梅林停止了动作,他抬起头,张开眼睛,放松,然后伸出手抓起黑布的正中央,也就是人型头顶的位置。他的手一举,把黑布拉了起来...

观众们都看到了椅子上坐着的人。那是个女人,她的特征和梅林在纸板上所写的一模一样。她的金发盘在头上,眼睛张得大大的,绿色瞳孔看着台下的观众,高耸的胸部几乎要从蓝色小礼服的上围爆出来,手上戴着银色的丝质手套,短裙下则是银色的长靴。她对着观众不大自然地笑了笑,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了个圈看了看舞台上的几位观众。

博仁显然是呆住了,不过他仍然记得躺着的那位女性观众应该看得到黑布底下发生了什么事。他走向前去把那位女性观众拉了起来,和其他人走向一边,顺便问她看到了什么。那位女性显然更是惊讶。「我什么都没看到!这是怎么办到的?」

「打死我也不信。」博仁回了她一句。

梅林大声说:「各位观众,我要向各位介绍今晚我的助手-嘉莉小姐!」那位被盛杰命名为「嘉莉」的金发女郎再对着观众差涩地笑了笑,并且行了个礼。观众们热烈地鼓掌,还有人吹着口哨。梅林又一挥手,把麦克风变了出来,将它交给嘉莉。

「妳现在觉得变成嘉莉的感觉如何?」

「我觉得...呃...很正常。」嘉莉将麦克风举在嘴边适当的距离,用清楚的声音回答。几个观众大笑。嘉莉继续回答:「我记得我这辈子当盛杰的所有事情,但是好像一切都变了。我觉得我是嘉莉,不是盛杰,而且我想我长得一点也不像他。能给我一面镜子吗?」

梅林从袍子又掏出了一面镜子,交给嘉莉。嘉莉把镜子拿在左手,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她的表情看来放松了不少。「这感觉真奇妙...」她用戴着丝质手套的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原本我明明是盛杰,但是我现在确定自己是嘉莉,而且我知道自己本来就是长这个样子...」

「嘉莉,妳觉得台下的观众有人相信妳說的话吗?」梅林又问了。

「我想没有。」嘉莉说,「如果我不是亲自站在这边,在一个女人的身体中,穿着女人的衣服,而且用着女人的思考方式去思考,我想我自己也不相信. ..我相信我的朋友博仁-」她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博仁。「就是他帮我把椅子搬上台的,他一定也不相信。我同桌的朋友还有博仁的太太晓敏、凯圣和黛玲、还有锦德,他们一定也不相信。」

台下传来更多的笑声,夹杂着更多的交谈声。盛杰这桌的朋友也开始交谈。锦德说:「这女人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的名字?」

黛玲回答:「一定是盛杰说的。我猜她带着耳机,或是接收器什么的,盛杰可以告诉她。」

锦德摇摇头。「盛杰不会那么容易配合的。我们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而且表演开始前他还强调过一次,记得吗?」

晓敏接口:「也许他们给他钱叫他帮忙?」

锦德还是摇头。「不可能的。」

凯圣也摇头。「要贿赂盛杰是不可能的。我们都很清楚他的个性,他可能是全世界最难用钱买通的人。我不相信他会轻易答应配合这个表演。」

「也许这个嘉莉真的就是盛杰?」晓敏又说了一句。凯圣冷哼了一声,黛玲则是忍不住噗哧一笑。锦德还是继续在思考着其他的可能性。

台上,梅林继续说着:「嘉莉,我们不用浪费时间说服别人妳其实真的是盛杰。该是开始表演的时候了吧。」

嘉莉对着麦克风回答:「好吧。我想他们只会觉得这是个高明的把戏。」

梅林转身对着一旁上台的几位观众鞠了个躬。「谢谢各位上台来。有那位先生可以帮忙把盛杰的椅子搬回去吗?我们的表演要开始了!」台下的观众再次鼓掌。

博仁走向前拿起椅子,疑惑地看了嘉莉一眼。他一面走下台,一面对自己说:「我想不通,盛杰怎么可能会乖乖合作?」

台上,梅林对着嘉莉用观众可以清楚听到的音量说:「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像平常一样。我在把妳变成嘉莉时,也把我之前助手的记忆复制到妳的脑袋中了。」

听到这句话,有几个观众发出嘘声。嘉莉说:「喔,他们不相信耶。好吧,别提这件事了。大家坐好,欣赏精采的魔术表演吧。」她把麦克风不知藏到了那边,梅林又变出了另一个夹式麦克风,帮她夹在礼服的上端,然后两人就正式开始表演。

梅林叫嘉莉躺进一个三段式的箱子,把她锯成三段:头部,身体和腿部。他把头部的那段箱子从身体拉开,然后和嘉莉开始聊天。聊天的同时,腿部的那段箱子露出的双脚,则是不停地在像跳舞般摆动着。聊了一会儿,梅林又把箱子拼了回去,然后让完整无缺的嘉莉站了起来。接下来,梅林又表演了飘浮术,让嘉莉飘浮在空中。浮在空中的嘉莉不断地举例想出梅林可能采用的把戏,例如使用钢丝或是板子等零件,而梅林一一证明他没有使用这些东西。他们又表演了几个小把戏,然后梅林又找了几个观众上台当证人,并叫嘉莉爬进一个放在高台上的水槽,宣称要将她液化,从管子流进舞台另一侧的另一个低水槽,然后又让她变回人形。当嘉莉从另一个水槽站起来,她的头看起来像是装错了方向,脸朝向背部转了180度,还得靠梅林跑去帮她用手转了回来才恢复正常。这些表演赢得了不少掌声、惊叹和喝采。

表演暂时告一段落,到了中间休息时间,梅林走向后台。而嘉莉则是走下舞台,朝向晓敏等人这一桌走过来。

嘉莉走到盛杰的座位旁,对同桌的人说:「我可以坐吗?」她并没有对特定的人说。

晓敏没有回答她,而是问:「盛杰在那?」

「抱歉,晓敏...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会让妳或是同桌的其他人满意。」嘉莉说。「我想我还是不要直接叫妳晓敏比较好,因为妳不相信我就是盛杰,直接称呼妳的名字好像不大适当。」

「嘉莉,呃...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真名,请坐吧。」锦德说。「顺便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没法子给我们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答案。」他看了看同桌的朋友们。晓敏和黛玲两位女性看起来不是很友善,但两位男性显然一点也不介意。嘉莉迟疑了几秒钟,然后坐在盛杰的位置上。

「好吧,我来向各位解释一下。第一种可能就是在这个身体-」嘉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真的存在着盛杰的灵魂。不过我想你们大家绝对不会相信我就是盛杰这个可能性。」

锦德又开口了。「其实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盛杰说话常常喜欢咬文嚼字,妳现在讲话的风格就很像他说话的方式,至少模仿得很成功。妳和他一样都是说话字正腔圆的那种类型,而且妳的腔调也很像他的腔调。」

嘉莉点点头。「的确如此。不过我想这还是不足以说服你,先生。」

锦德耸了耸肩:「没错。你可以叫我锦德没关系。」

嘉莉说:「谢谢你,锦德。第二种可能性是盛杰答应配合我和梅林的表演。不过,盛杰今天晚上一直到你们大家要出门之前,才答应他和你们一起来,对吗?当然那可能只是他假装的,不过我想你们大家都知道他很喜欢拆穿别人的把戏,让别人下不了台,所以他会愿意配合梅林的机率实在很低。」

凯圣说:「也许盛杰真的是在假装。他搞不好事前就和梅林谈好条件,换得一些...例如表演上的机密?先前那些不配合的话只不过是在误导我们罢了。」

嘉莉说:「的确是有可能。这样我就可以戴着一个接收器,让盛杰躲在舞台后给我指示,或是干脆在表演之前花几个小时先预演好台词。如果我演技还不错,也许可以骗到你们之中几个人,这样子就可以给盛杰一个机会嘲笑你们这么容易就被唬住了...」

锦德打断了嘉莉的话:「不对,我觉得从刚才梅林的表现看来,不像是这么回事。我是说,大家根本不相信妳是盛杰,观众的嘘声证明这一点,而梅林和妳也没有打算说服大家。」

博仁说:「是这样子吗?那只是为了要转移大家对表演的注意力吧。我就没法子看出这一点。」

嘉莉转过头对博仁说:「先生,刚才你就在舞台上,你距离盛杰很近。你有看出发生了什么事吗?」

「说实话,小姐,我啥都看不出来。」博仁回答。「盛杰看起来好像和那块黑布一起缩小了,然后梅林把布掀起来时,妳就坐在椅子上。当然妳也不会告诉我们到底他是怎么办到的。」

嘉莉说:「即使我说了,恐怕你们也只会认为我是在胡扯,先生。好吧,第三种可能性是,盛杰被强逼着不得不配合我们。下药、催眠、或是威迫利诱等方式都有可能...」

锦德打断了嘉莉的话:「这更没道理啊,梅林做这种事有什么好处?我想不到合理的解释。」

凯圣说:「这样做可以让盛杰绝对保证合作,这样他的表演就成功了。这就是好处。」

晓敏接口道:「我也觉得这不合理。如果要找一个保证合作的人,那么梅林只要准备两个助手就好了,他可以很容易地把一个助手变成另一个,不用这么麻烦。从观众中任选一个人,而不是用自己的助手,或是事先串通好的人,这都不能保证合作,所以实在没有道理。实上我想大部分观众应该都认为盛杰根本就是和梅林串通好的。只有我们这几个认识他的人才会知道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

锦德点头:「没错。而且,如果梅林想用强迫的手段逼盛杰合作,他绝对会惹上麻烦的。」

嘉莉说:「说到合作,下一段表演中有个段落,梅林还会需要征求一对夫妇上台。如果你们两对夫妇有人愿意上台的话,我可以请梅林挑选你们。」

黛玲兴奋了起来。「我们去试试看!」

「呃,好吧,」凯圣不大确定地说。「但我想嘉莉要说服梅林不容易吧。他已经挑了盛杰上台,如果又选我们这一桌的人,其他观众会认为我们这桌根本就是梅林找来的帮手。」

「没关系,这个交给我。」嘉莉说。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锦德又开口了:「盛杰...当女人是什么感觉?」

嘉莉对着锦德甜甜一笑。「我觉得不错耶。我在想求梅林在表演完以后不要把我变回来,我觉得当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等到妳和男人上了床,或是妳的大姨妈第一次来,妳才会知道有什么不同。」晓敏说。她顿了一下,又说:「天啊!我的话听起来好像我真的被妳說服了,相信妳是盛杰!」

「事实上我确实想体验一下这些事。」嘉莉说。「不过我想那主要是因为我现在的个性喜欢体验这些事。这样的个性是从梅林的前一任助手复制过来的,就是那个去嫁人的女孩。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个性..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戴着一张嘉莉的个性面具一样,盖住原本盛杰的个性。不过我现在觉得很有自信,很快乐,而且...觉得自己很性感。我实在不想把这样的个性面具给拿掉。我原本在当盛杰的时候并不快乐,而且还觉得有点孤独。但是现在这种个性让我觉得我可以当个快乐的嘉莉。」

博仁摇了摇头。「妳說得太像真的了,我快被妳說服了。」

「光是这样恐怕还不足以说服你们大家。」嘉莉看了看四周。「啊!中场休息差不多结束了,我得去准备一下了。顺便得去一趟洗手间,这可是我变成女人后的第一次。」

「需要帮忙吗?」晓敏呆呆地说着。

嘉莉格格笑了几声。「不用了啦。我想梅林也把足够的知识复制给我了。谢谢妳。大家慢慢欣赏下半场的表演吧。」她说完就起身走上舞台,然后和梅林一样从舞台右侧走入后台。

没多久,下半场表演就开始了。梅林让嘉莉躺在一张桌子上,头部靠着桌子的一侧,然后开始像拉弹簧一样「拉」她,直到她看起来变成至少有五公尺高-光是她的脖子就有至少一米长,手臂和脚看来也有两公尺以上的长度。当梅林放开嘉莉时,她就像橡皮筋一样弹回原本的身长。接下来,嘉莉拿出一把枪,对着梅林发射,而梅林用牙齿咬住了射过来的子弹。梅林又把嘉莉变成一个平面纸板立牌人形,然后把纸板折成几折之后再打开,让嘉莉从纸板内走了出来。又经过了几段表演之后,嘉莉在掌声中把舞台上的箱笼道具推向一边。梅林等了她一会儿,然后开口。「现在我需要两位自愿者,最好是一对夫妻。」

观众席上有几对夫妻站了起来,其中也包括凯圣和黛玲。梅林看了看,正准备选择后面的一对中年夫妻时,嘉莉说话了。「梅林,我的朋友凯圣和黛玲也站起来了呀。怎么不选他们呢?」

「嘉莉,这样好像不太好。」梅林苦笑着。「我想其他几桌的观众也应该要有参与表演的机会,不是吗?」

「但是我的朋友不相信我是盛杰啊!」嘉莉嘟着嘴说。「选了他们的话你就可以说服他们了嘛。拜托,帮个忙嘛,好不好?」嘉莉显然颇具魅力,观众席开始出现「说得对」「没错」等赞成的声音。

「好吧,好吧。」梅林叹了口气。在掌声中,凯圣牵着黛玲走上舞台...

嘉莉从舞台左方推出两个有滚轮的白色大箱子,两个都有电话亭般的大小。第一个箱子的四面各画了一个黑色的人形剪影,明显看得出是个男人的身影。第二个箱子也同样画着黑色的剪影,只不过是女人的形状。嘉莉把两个箱子分别推到舞台的左右两侧,各转了一圈让观众看清楚。两个箱子大概距离十步远。

「各位观众想必都看到了这两个箱子。一个是用来装男人的,另一个则是女性专用的。」梅林说。「现在,我要故意让两位自愿者走进错误的箱子,然后再用我的魔术把他们变回来。这位先生将会从男人专用的箱子走出来,女士则会由女性专用的箱子走出来。」

「男用」的箱子放在舞台的右侧。嘉莉把箱子的门打开,让所有观众看到箱子的内部,除了一片白色以外没有任何图案。她扶着黛玲走进男性专用的箱子。另一边也一样,梅林让凯圣走进「女用」的箱子。两个人站好之后,嘉莉和梅林一起把两个箱子的门关上,然后走到舞台中央,面对着观众。

「相信各位都看过很多次这种所谓的传送魔术。」梅林说。「大部分的魔术师都是直接把两个人互相传送到正确的箱子而已。可是我是个懒惰的魔术师...」观众大笑。「你们不懂传送魔法有多困难!所以我要偷点懒,直接把这边的这位先生...」他指了指女用箱子的方向。「变成他太太的模样。当然太太也得变成先生的模样。当然还不只这样,我也会把他们的知识和记忆彼此复制一份,让他们除了外表以外,也知道怎么样才能表现得也像对方。这样对他们的婚姻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又是一阵大笑。

等到观众安静下来之后,梅林转过身去,背对着观众。只听到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大声说出:「我.现.在.宣.布.你.们.成.为.夫...」说到「夫」这个字的时候,他举起右手指着黛玲所在的男用箱子。「...妻!」另一只手举起,指向凯圣所在的女用箱子。

说完这句话,梅林走向舞台右侧的男用箱子,嘉莉则是走向女用箱子。两人动作一致将两个箱子的门打开。梅林把凯圣,或者该说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像是凯圣的人,拉出了男用箱子,嘉莉则是牵着一个外表看起来像是黛玲的女人走出女用箱子。两个走出箱子的人表情看来都有点不大自然,就像嘉莉刚从黑布下出现时一样,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并不害怕或是生气。观众开始热烈鼓掌。

嘉莉对「黛玲」用小声但可以让全场听得到的音量说:「凯圣,变成你太太的感觉怎么样?」有几个观众偷偷窃笑着。

「黛玲」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才回答。「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我觉得不错。感觉很不一样。」又有几声笑声。

另一边,梅林也对「凯圣」开口了:「黛玲,妳呢?」

「我觉得很棒。」男人回答。「我一直想试试看穿西装裤而不是穿裙子是什么感觉。多谢你了,梅林。」观众席已经有人忍不住大笑。

梅林对着观众说:「我知道你们还是不相信我把这对夫妻的外表交换了。不过,我至少把他们传送到正确的箱子,而且还让他们以为他们被交换了。」

嘉莉接口: 「其实梅林也是个催眠大师喔。」观众一面笑着,一面报以热烈的掌声。梅林向观众以及台上的这对夫妻鞠了个躬,然后就继续表演。

这对夫妻走下台,回到他们的座位。「黛玲」坐到凯圣原本的座位,而「凯圣」则坐在黛玲的位置。晓敏笑着说:「真有趣,你们还故意交换座位。」

「黛玲」呆了一下。「我想既然我们交换了身体,那么我们就该假装扮演彼此的身份。」

「凯圣」点点头。「老公,我想妳說得没错。呃...所以我现在应该要叫妳黛玲了。你也该叫我凯圣。」两个人起身交换了座位,然后坐下。

锦德一副受够了的表情:「你们已经下了舞台,何必还要继续表演呢?」

「黛玲」说:「因为这真的发生了,锦德。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们,至少和你们不相信那位自称是盛杰的嘉莉一样,但我真的是凯圣。」

「妳說话和动作都像黛玲啊。」锦德说。

「那是因为我戴上了黛玲的个性面具,就像刚才嘉莉说的那样。」

博仁挥挥手。「我懂了。所以梅林把你们的外表交换了,然后又把你们的个性和记忆复制了一份交给对方。问题是这样我们怎么分得出来到底是真是假?」

「凯圣」说: 「喔,我们可以戴上个性面具,也可以脱掉,感觉就像真的面具一样。」他的声音变得高了点,说话速度也加快了,和黛玲的说话方式还真的完全一样。他举起手拍了拍胸脯:「我真的是我啊。我是黛玲。」

「是啊,我还是埃及艳后呢。」晓敏回答。

「黛玲」的眉头突然挑了挑,就像是凯圣在说话前的习惯一样。「我是凯圣,真的,没骗你们。」她说话的语气也变了,和凯圣的语气一模一样。她一面说着,一面举起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这样摸起来感觉更好。」

「凯圣」用着黛玲高而尖的语气叫了出来:「不要在公开场合乱摸我的胸部!」

「黛玲」又挑了挑眉头,回答: 「现在这是『我的』胸部。」不过她还是把手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再一次变化:「好吧,我想在公共场所,我还是戴着妳的个性面具比较好一点。别生气,只是这实在太有趣了,我忍不住。」她说话的语气和声调又变回黛玲的样子。

「凯圣」的表情也变了。他挑了挑眉头说:「不要紧,凯...我是说,黛玲。」

「表演得太棒了,你们的演技真是超一流。」锦德一面夸张地说一面假装用力拍手。

梅林的声音把他们的注意力拉回舞台,看来表演已经接近尾声了。「感谢大家今天的捧场!也谢谢我亲爱的助手嘉莉。现在该是把嘉莉变回盛杰的时候了。」观众席的男性立即嘘声四起。

「可是我不想变回去!」嘉莉说。几乎所有观众听到这句话都热烈鼓掌叫好,有几个年轻人更是大吹口哨。

梅林又一次苦笑。「但是,我们总不能让盛杰就这样不见了啊。这样不好吧。」

观众席后方桌子的一个男人突然大声叫着:「有何不可?嘉莉小美人儿,让我照顾妳一辈子吧!」所有人大笑。

梅林说:「好吧,我现在打算这么做...我要给嘉莉一件神奇的魔法外衣,让她能看起来像盛杰。这件魔法外衣也会让她能够模仿盛杰的一举一动。这样子她就能想当盛杰时就当盛杰,想当嘉莉时就当嘉莉。这样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了。」

观众似乎不大听得懂梅林的意思。不过,大家安静了下来,也没有人再嘘了。嘉莉走向后台,推出了一个金色的大箱子到舞台中间。梅林把箱子的上盖打开,向前倾斜,让所有观众看到箱子内是空的。梅林把箱子盖上,又在身上摸了摸,不知道从那边掏出一根黑色的短棒,在箱子的上盖敲了两下,然后把棒子向空中一甩,棒子就凭空消失了。然后,他又打开箱子,从箱子内拿出一团看起来像是橡胶做的皮状物,并且把那团皮状物展开。那像是一件紧身的橡胶衣,头部依稀可以看出盛杰的轮廓,身体的部位则有着和盛杰上台时所穿着的衣服。

梅林把这件衣服交给嘉莉。嘉莉拿着衣服,对所有观众露出一个足以迷倒众生的笑容,然后背过身去开始把衣服套上。看起来像是一个人试图穿上一个附有头套、手套和裤袜的紧身衣。当嘉莉套好那件衣服之后,梅林帮她把背后的开缝像拉链一样做了个拉上的动作。这时,嘉莉看起来像是一个背对观众,个子变小,而且全身起皱的盛杰。

梅林一挥手,又把刚才那根黑色短棒变了出来,然后把棒子轻轻点在嘉莉头上。只见那个背对观众的人形开始膨胀,长高,表面起皱的橡胶质也开始变化成皮肤、头发与衣物。没有多久,梅林就把棒子放下,拍拍那个人形,让他转过身来。所有观众都看得到转过来的人,那是盛杰,或者应该说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和盛杰上台时一模一样的人站在原本嘉莉所站的位置。观众开始鼓掌。

盛杰一边转身,一边和梅林开始用极小声的音量谈话。「我怎么把这件盛杰的皮衣脱掉?我的记忆中有着脱掉它的方法,应该是随着前任助手的记忆复制过来的。」

「没错。右手大拇指按着左脸颊,左手大拇指按着右脸颊,用力压,直到妳有感觉为止。」梅林一面举起手向观众微笑,一面小声回答。「祝妳快乐,嘉莉。」

「谢谢你。」盛杰小声道谢,并开始走下台去。

「请大家为嘉莉...呃,我是说盛杰先生...热烈鼓掌!」台上的梅林大声说,观众对此抱以热烈的掌声。「大家晚安!希望今天的表演让你们满意,下次有机会,我会再为你们表演。你们是最棒的观众!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梅林鞠了个躬,挥了挥手,然后双手一拍,只见「噗」的一声,他的身边一阵烟雾四起,然后很快散去。台上已经不见梅林的踪影了。

盛杰回到座位,坐下。锦德不等他坐下就开口了:「当女人的感觉如何?」

盛杰的表情和他平常不大一样,他抿了抿嘴,反应看起来还像是嘉莉。「我很喜欢。」他的语气也很像嘉莉。「啊!我应该戴上盛杰的个性面具了。」他动了动身体,脸上的表情变了,看起来和原本上台前的盛杰没有什么两样。他继续说话,语调听起来也像是换回了盛杰。「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家,把这件盛杰皮衣脱掉。」

「黛玲」开口,用着黛玲的语气说:「我希望梅林给我们的也是像这样子的皮衣。我现在觉得当女人没什么不好,但我不知道如果要当一辈子我能不能受得了。」

盛杰回答:「你们身上也是穿着皮衣。凯圣,你身上穿的是黛玲的皮衣,黛玲穿着你的皮衣。所以你们可以彼此互换身份。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同时当两个凯圣,或是两个黛玲。」

博仁做出快昏倒的表情。「你们越说越扯了。」

晓敏也点头。「开开玩笑无所谓,但是表演都结束了,可以停止了吧。」

盛杰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凯圣,黛玲,你们不介意我们现在全部出发去你们家吧?到了你们家以后,你们可以把皮衣脱下来,让博仁和晓敏穿穿看。这样他们就会相信我们了。我也可以把这件盛杰皮衣脱掉,让锦德尝试一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